当前位置:笔趣阁>玄幻魔法>这次我要做执刀人> 第734章 背叛者授首,收服人心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34章 背叛者授首,收服人心(1 / 2)

浮生域往西去约十万里,有座不起眼小岛,名叫遗珠。

遗珠岛属于浮生域管辖边缘,平素不会有六阶、七阶海妖轻易涉足此地,以免引来杀身之祸,此时附近海域更是寂静一片,所有三阶以上海妖全部征调走了,剩余低阶海妖偃旗息鼓,尽量堑伏少游动。

晴空下,虚空中突然钻出一个身影,形容颇有些狼狈,正是从天顶峰逃出的铁怀胤。

星隐阁率领大队修士自东打来,他先是往北去,发现海域上根本就没有埋伏的内域其它大军,转而往西绕一圈来到此地。

铁怀胤内心惶恐,内域的整体实力何以变得如此生猛?

他不熟悉的悬浮空中像城池的法宝,能喷出能量攻击的器具,能射出三五十里爆发的巨弩,严密又变化多端的军阵,防护默契,攻击非常彪悍,收拾浮生域久经战火的修士队伍,就像是大人打小童,把浮生域的悍勇修士打杀得没有半分脾气。

真是悔不当初,不该为了向东流的唆使诱惑,当年便反水叛出。

曾经还有次机会摆在面前,可惜他没有力劝向东流投向内域,或者两不相帮,也比现在的局面要好。

铁怀胤观察了附近万多里,没有埋伏,他想先在此地潜伏一些时候,趁着打得大乱的局面,整理一下心中纷乱思绪,该如何摆脱目前困境?

还未落到礁石上,铁怀胤如惊弓之鸟陡然飞起,然而已经晚了。

十多条巨大触手在空中合拢,雾气茫茫,瞬间笼罩了百里范围,雾瀚现身而出,把拼命反抗的铁怀胤紧紧困住,太啸、盘陀接到他的讯号,正在从西南和南方两处方位赶来。

早在半刻钟之前,他便接到了邬逸先的飞剑传讯,请他务必要拦截住逃走的铁怀胤,此人极度危险,若是走脱,恐怕为祸目前正空虚的内域。

雾瀚不急着与做困兽之斗的铁怀胤争斗,他只需用水系神通缠住对方。

在心底暗自敬佩人类的那些个鬼才,几个指挥使当初指着浮生域一带地形堪舆海图,一通天南地北分析,让他埋伏的一个点,恰巧就让铁怀胤自投了罗网。

厉害啊!这都能分析出来。

……

魏维恭心头一悸,觑见常思过手中出现一团紫红色彩光,其中蕴含的威能,令他心惊肉跳,这是什么古怪的法宝?

数十里外空中满脸戾色的向东流,也感应到了,他豁然回头。

下方离地面百丈的巨型堡垒,在抗住打击的同时,随着戴着黑色獠牙面具的陆贤一声令下,朝向前方的百多座燔炮猛然喷射白光,仓促之际,没有时间调整精准攻击角度,也用不着瞄准,排炮轰击就行了。

亲自操控着几座燔炮的钟叵测兴奋激动得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栗。

这特娘的可是轰击的神游境老祖啊。

平日里想都不敢想,此刻却成了事实,过瘾!

“充能,充能,快!干他!”

钟叵测大呼小叫。

陆贤却开口发布命令:“侧转堡垒,左侧对敌!”

“是,侧转堡垒,左侧对敌。”

肖远大喝着传达命令,堡垒因炮火攻击,惯性往后摇晃倒退,立刻偏移动作。

其它几座堡垒跟着炮火怒吼,铺天盖地的能量炮火照耀得空中炽烈成了白色。

向东流转身防备突兀而起的巨大危险,顿时被密集炮火打得在空中停不住脚,一道道水桶粗的白光打得他浑身光华大冒,令他措手不及,腹背受敌。

燔炮的单个攻击,伤他不到,但是数量太多,让他很是狼狈不堪。

魏维恭忙用心语叫道:“常师弟等等,我来!”

他瞧出常师弟使出的是传说中的半仙兵,掌刑令祭炼之后形态、气息大变,他没认出来,暗自猜测常师弟是从哪里得来的如此宝物?难道是镇魔楼内?

半仙兵威力太大,一个控制不好,或许会波及下方不远处的大军。

别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那太亏了。

心语说话同时,他双手一掐,喝道:“去!”

无数黑光分分合合,交织成了一面巨大虚网,在炮火攻击消停瞬间,把已经被他们击成重伤的向东流给四面合围,光芒暴散。

魏维恭从镇魔楼得了宝物出来,修为心境更进一步,不比以前的缪问天差了。

只是面对一个疯狂拼命的神游境巅峰,稍有些束手束脚,能少些损伤,便不会逼迫太狠,

此刻向东流遭受群炮攻击,又被常思过手中的半仙器锁定心神,他有机可乘,哪还不趁机出绝招,一招制敌。

“嗤嗤……咔嚓”,无数刺耳尖锐声响,伴随着向东流惨叫声,响彻数百里的天顶峰区域,士气跌落极点的浮生域修士四散奔逃,他们大都看到了浮生域的第一人向老祖落难的画面。

太惨了,血肉残肢在空中抛洒,比大卸百块还惨烈。

败了,一败涂地!

自铁老祖逃跑开始,败局已定。

他们茫然、惶恐、无助,大阵笼罩,不知出路何在,只能躲一时算一时,这几十年一直流传着内域修士孱弱,不堪一击的说法。

真不知是哪个龟孙子造的谣,知道了肯定会被咬死。

这么恐怖的战力,还特么叫不堪一击?

阵外的邬逸先见魏师兄大发神威,使出压箱底的手段,不惜自身损耗,用规则切割之力把向东流困住给生生肢解,心头一口憋了百多年的恶气顿时去了大半,只剩叛徒铁怀胤还未伏诛,但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。

下方侧转过来的堡垒,炮管对着空中,没有再发射。

除了零星还有些攻击,浮生域修士逃的逃,藏的藏,大都没影了。

星隐阁修士队伍士气正旺,此刻在巨型堡垒上方舞动的绿旗命令下,暂时原地未动,军阵绵绵,以防备再遭受神游境修士的攻击。

陆贤以及他的智囊团加上众多阵师研究改进的军阵,凭着人多势众,联手三千人组成复合军阵,其中合理安排灵府、金丹、化虚修士,能够抵挡神游境修士一击而不溃,这是经过验证的事情。

若是军阵循环,由几个大阵相互依仗,能硬抗数个神游境修士的短期攻击。

魏维恭双手一张,那团虚网散开到十余丈,什么法宝、空间宝物全部落下,中间困着一个拳头大的光团,色泽黯淡,正是向东流的神魂,他的真身被打碎。

数千年修为几乎毁于一旦,惨不忍睹,呆呆悬浮空中,他已经放弃抵抗。

生无可恋,不如死去。

魏维恭眼眸中出现复杂神色,偏头看向手中捧着彩光的常思过,用心语问道:“小师弟,能否留他一条性命,镇压着任他自生自灭?毕竟,他当年助我们打过天下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